大同机械设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工程机械

四城市争夺亚洲包装中心杭州中奖

2021年08月18日 大同机械设备网

四城市争夺亚洲包装中心 杭州中奖

专家认为,亚包中心将对落户地区的经济发展产生直接而巨大的推动作用。上海、杭州、江阴、中山4个城市由此展开了对亚包中心落户权的激烈争夺。

落户问题很快就要尘埃落定。杭州似乎拔得头筹,但它将不得不面对上海失望之余的质疑和最后的抗争。

本报记者杨瑞法上海报道

“上海国际包装印刷城的建设,为亚洲包装中心搭建了一个良好的平台,也是上海争取亚包中心落户的一个具体行动。”2003年1月12日,在上海国际包装印刷城封顶仪式上,上海市经委常务副主任俞国生言辞恳切。

然而,中国包装技术协会秘书长钱进对“亚包中心是否会落户上海”却闪烁其辞,“上海、杭州、江阴、中山4个城市都在申办,结果还未揭晓。”

但事实上,4城市的争夺已近尾声,亚包中心落户问题很快就要尘埃落定了。

机遇

2002年4月,中国包装技术协会会长邱纯甫给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写信,谈论中国入世后如何加快包装工业发展、提高我国产品国际竞争力的问题。其中一个重要内容就是亚洲包装中心,“世界包装组织拟在亚洲建立包装中心,包协抓住这一机遇,争取到‘世界包装组织亚洲包装中心’(以下简称亚包中心)落户中国……

把这个世界性的行业中心建设好,是我对包装工业未来发展的一个最大夙愿。”

邱纯甫并非心血来潮。20多年来,我国的包装工业突飞猛进发展,年均增长速度高于18%,工业总产值已从1980年的72亿元,增长到2001年的2376亿元;包装工业产值与全社会总产值的比例,已从1980年代初的0.4%上升到2%左右。

然而,我国虽已成为“包装大国”,却不是“包装强国”。我国的包装企业大多规模较小,产业集中度较低;主要包装设备和原辅材料严重依赖进口;包装制品成本较高,影响我国商品的竞争能力。

而如果世界级的行业中心——亚包中心落户中国,“不仅可以极大地提升我国包装产业在国际竞争中的地位,还可以有效缩短我国包装技术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此外,对落户地区的经济发展也会产生直接而巨大的推动作用。”

其实,早在1995年下半年,中国包协就正式向世界包装组织提出了将亚包中心建在中国的要求。经过近3年的努力,到1998年7月,世界包装组织终于同意将亚包中心放在中国。

然而,究竟将亚包中心放在哪个城市?这将影响这个世界性项目的进展、成败乃至国家的声誉。2002年6月,国家经贸委主任李荣融为此特意指示,“哪个地方积极性高、条件好、政策优惠,就放在哪里。”

他还指出,“杭州、上海、南京等地,我看都可以谈。”

2002年7月23日,由国家经贸委、农业部乡镇企业局、中国包协等有关部门领导组成的“世界包装组织亚洲包装中心建设领导小组”宣告成立。

上海、杭州、江阴、中山4个城市争夺亚包中心落户的角逐由此拉开帷幕。

浙江欲抢先机

亚包中心落户中国确定后,中国包协副会长、温州金泰集团董事长金祥佐主张将亚包中心建在温州,金泰集团还精心制订了总体规划方案。

但上海市政府希望亚包中心落户申城。为此还特地派人前往金泰,了解温州的筹建情况。

1999年1月,在广东中山召开的全国包装行业秘书长工作会议上,许多代表也提出应将亚包中心放在上海。“代表中国来做一个世界性行业中心,却放在温州这么个小地方,这不是开玩笑么?!”一些代表说。

尽管遭遇阻力,2000年3月,温州市政府还是给国家经贸委打了报告,要求将亚包中心放在温州。温州还计划在新城区划出3平方公里,用于兴建亚包中心总部;同时规划将温州七里港码头10平方公里地块作为世界包装自由贸易加工区,将滨海新区20平方公里土地作为国际包装工业园。

2000年6月,国家经贸委给浙江省经贸委复函,“原则同意将世界包装组织亚洲包装中心设在温州。”

令人遗憾的是,在此后的整整2年时间里,抢得先机的温州并未将计划付诸实施,亚包中心与它失之交臂。

虽然温州落马,但作为包装工业大省,浙江对亚包中心一直满腔热情。

早在1995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李泽民就亲自给当时的国家经贸委主任王忠禹写信,请其对亚包中心落户温州给予支持。去年,杭州市政府又向中国包协提出了申办亚包中心的要求,并表示,如果亚包中心建在杭州,要多少土地给多少土地。杭州市政府在萧山工业园专门为亚包中心预留了一块70平方公里的土地。

去年10月,杭州市市长还亲自带队,赴京参加了4城市申办亚包中心推介会。

“亚包中心落户杭州的希望最大。”浙江省包协秘书长张耀权似乎胸有成竹。

难分难解

但江阴向杭州提出了挑战。“亚包中心落户江阴,无论从近期建设还是长远发展看,都具有其他地区不可比拟的优势和条件。”2002年10月,江阴市政府在给江苏省政府的申办报告中这样说。

江阴确实有自己的优势。2001年,江阴实现GDP和财政收入均名列江苏同类城市第一;江阴已崛起一批上规模的企业,全市有国家级企业集团46家,省级企业集团84家,上市公司10家,并已有8家企业进入或完成了辅导期;2001年,江阴包装业营业收入41.11亿元,包装业已成为江阴的支柱产业之一。

江苏省政府对江阴的申办工作十分支持,专门成立了由副省长吴瑞林牵头,省经贸委副主任任懿奇为组长的“申办亚包中心工作协调小组”,并详细制订了亚包中心建设规划。

江阴市承诺,将通过各大银行为亚包中心未来发展提供近40亿元的信贷支持和财政支持,同时按成本价提供土地。

“我们支持江阴申办亚洲包装中心。”

世界包装机械联盟主席曼利先生表态。

广东中山不甘落后,也提交了申办申请。去年11月21日,专家考察组在中山考察时,中山市常务副市长吴锐成强调,如果亚包中心能够落户,中山将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在资金和土地方面提供“最大支持”。

然而,杭州、江阴和中山共同面临一个强大的对手———上海。“上海的工业发展速度和水平全国领先,上海具有地理、物流和人才等方面的综合优势,符合建立亚包中心的要求。”上海市包协秘书长庄英杰不无自豪。

上海手里还有一张牌———世博会。“申办世博会的成功,使亚包中心落户上海有了良好的市场基础和发展潜力,”一位上海包装业业内人士强调,“而上海国际包装印刷城的建设也使它

成为4个申办城市中唯一已经建立包装基地的地方。”

作为中国的金融中心,上海的资金优势也显而易见。上海银行行长傅建华说,上海银行等金融机构愿为亚包中心提供至少30亿元人民币的授信额度。甚至有支行行长私下放言,“亚包中心若落户上海,需要多少资金,就给多少资金。”

与2年前的名落孙山不同,这次为争得亚包中心落户,上海市政府煞费苦心,志在必得。市经委主要领导多次率队进京,游说有关部门。常务副市长蒋以任还亲自给中国包协写信。去年11月下旬,亚包中心建设专家考察组从广东中山抵沪时,蒋以任专门会见了专家组成员,争取专家们的理解和支持。

花落杭州?

尽管上海等城市还在为争夺亚包中心做最后冲刺,近日,记者从“世界包装组织亚包中心建设领导小组”一位成员处得到消息,领导小组已于本月15日召开会议,初定将杭州作为“亚包中心实施地”。

“这是对亚包中心实施方案等各项条件进行比较后确定的,当然还需国家经贸委最后批准。”这位专家说。

浙江和广东也有媒体称,亚洲包装中心“花落杭州”。

正成为中国乃至亚洲经济发动机的上海,却可能坐失成为世界性行业中心的发展良机。

上海方面对此反应强烈。

“国家经贸委还未批准,他们为什么就大肆宣扬?我们对可能存在的违规操作表示愤慨和抗议!”1月24日,上海国际包装印刷城管委会营销总监蔡荣盼忿忿地表示。“我们对亚包中心产生的公正性和严肃性表示怀疑,并希望国家经贸委和中国包协认真调查,给其他申办城市一个说法。”

据悉,上海市包装技术协会已于1月23日致函国家经贸委副主任欧新黔,认为“在亚包中心落户城市尚未明确的情况下,杭州就轻率地公开宣称,自己已取得了落户权,这对其他3个城市是极不公平的。”并称,“我们对浙江等地媒体有关亚包中心落户杭州的报道感到十分不理解,恳请国家经贸委尽快出面调查处理此事。”

“落户杭州的消息从哪里来的?”中国包协秘书长钱进说,“在国家经贸委和中国包协正式宣布前,一切报道都文责自负。”

在上海、江阴和中山的虎视眈眈之下,目前似乎拔得头筹的杭州绝不会轻松。它将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问题:杭州是否会重蹈温州的覆辙?它能否及早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从这个意义上说,对亚包中心的争夺也许还将继续下去。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